小号发图用,一般不会上。

第八次打卡——梁絍筀

写写同人,是个幼儿番的同人。 

人物: 

莲音:太阳国公主,温柔开朗的少女,对于恋爱有着美好的幻想,憧憬布莱德,被称为“最不像公主的公主”,与法音一起拥有拯救星球的力量。 

法音:太阳国公主,莲音的姐妹,热情活泼,执着于吃,被称为“最不像公主的公主”,与莲音一起拥有拯救星球的力量。 

布莱德:宝石国王子,舞会万人迷,总是自己强加给自己压力,忽视了莲音的憧憬,被黑暗力量蛊惑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阿鲁蒂莎:宝石国公主,布莱德的妹妹 

黑水晶国王:妄图毁灭星球的黑暗力量。 

 

故事: 

1. 月亮国 日 

 莲音和法音坐在花园里,商讨对付布莱德的方法。 

莲音:“布莱德殿下一定背负了很多吧……” 

 

2. 莲音回忆 宝石国舞会 

 莲音与法音迷路,误打误撞走进布莱德的书房,布莱德书桌上堆满书籍 

莲音:“布莱德殿下真刻苦啊——” 

莲音双手托腮,闭上眼睛,陷入幻想。 

 

3. 莲音幻想  湖边 

布莱德站着手捧诗集朗诵诗歌,莲音坐在他身边仰望他 

布莱德:“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布莱德转身正对上莲音的视线 

布莱德:“就像你的眼睛一样,莲音公主。” 

 

4. 莲音回忆  宝石国舞会 

莲音捂住羞红的脸。 

法音揪住她的衣摆,带莲音走到书房门口,扭开门把,打开门。 

布莱德面带愁容站在门后。 

莲音法音呆在原地,手忙脚乱的解释。 

布莱德换上笑脸,带着两位公主回到舞会大厅后,又离开了舞会。 

莲音一直看着布莱德的背影。 

 

5. 月亮国,日 

莲音叹气,手捏住茶勺不停搅拌花茶。 

莲音:“如果那时候有发现他的压力就好了……” 

【插入布莱德被黑暗力量吞噬后的所作所为】 

 

6. 渔村  

布莱德使用黑暗力量破坏鱼塘 

7. 火焰国祭典 

布莱德使用黑暗力量破坏祭典 

 

8. 月亮国 

莲音拍案而起:“不能就这样!要去救救布莱德殿下!” 

莲音拉起法音的手:“法音,我们去宝石国吧!” 

 

9. 宝石国 

莲音法音操纵热气球落下 

热闹的宝石国街道如今空无一人。 

莲音法音对视一眼 

法音:“布莱德在哪呢。” 

莲音:“我们分头找吧。” 

莲音法音分头跑开,莲音来到废弃的人偶城。 

莲音想起了以前与布莱德在此处的种种,进入了人偶城。 

10. 人偶城内 

人偶城的设施破损,在人偶们离开后,这座建筑更是空寂。 

莲音绕了一圈,来到城墙下。 

布莱德孤身一人站在墙下,仰头看着墙上的砖瓦。

莲音攥紧拳,走向布莱德。

布莱德察觉到动静,转头看着向莲音,举起飞镖做出防御姿态。

莲音站在原地,握拳置于胸口,上前一步

莲音:“布莱德殿下,你真的开心吗。当时你和我们一起为这里的人偶找到了家,你为什么要离开大家呢?”

莲音又靠近他:“当时你就是在这里保护了我和法音,你都忘了吗。”

布莱德听到她的话,拿着飞镖的手缓缓放下,眼神空洞盯着砖瓦,喃喃自语:“人偶……布贝特……”

莲音冲到布莱德面前,握住布莱德的手,提起过往的事。

布莱德空洞的眼神恢复了清明,松开握住飞镖的手,飞镖掉在地上。

下一刻,黑色的雾气从飞镖上蔓延,包裹住二人。

布莱德推开莲音,被黑色雾气吞噬。

莲音惊叫出声,打开太阳盒想要使用魔法救出布莱德,然而法音不在身边,莲音无法使用力量。

黑色雾气消散,布莱德手中紧紧握住飞镖,一挥披风消失了。

11. 宝石国

几天后,法音,莲音,阿鲁蒂莎来到宝石国寻找布莱德。

三人在街道口遇到了布莱德。

布莱德举办的舞会没有人来。

法,莲,阿鲁蒂莎三人苦口婆心劝说布莱德

布莱德良心发现,控制他的王冠掉落。

王冠上长出黑水晶,进而长满了街道。

四人逃跑

阿鲁蒂莎被绊倒,布莱德为了救她自己被吞噬。

12. 水晶内部

布莱德的黑暗面与布莱德对话。

布莱德想起莲音说过的话,下定决心做自己

13. 宝石国

莲音法音使用魔法,冲入水晶内部解救了布莱德。

布莱德脱力倒下,莲音接住他

黑水晶四散,飘向了太阳国的方向。

14.月亮国

莲音照料布莱德,布莱德清醒,布莱德说起摆脱黑水晶国王的事,感谢莲音对他的帮助

莲音离开房间,正撞上来找她的法音,太阳余晖变弱,星球危在旦夕。

月亮国的人们笼罩在悲伤之中。

二人想起以前大家脸上的笑容,下定决心,坐上热气球,去往太阳国,进行最后的决战。

14. 太阳国

二人来到太阳国,使用魔法对抗黑水晶国王,打败了国王,也被力量反噬,与黑水晶国王一起消失。

15. 多年后 宝石国

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参加宝石国国王的接位仪式。

布莱德衣冠楚楚,半跪在地上,接受代表权力的权杖。

晚宴结束后,布莱德站在书房里,翻阅着一本十二年前的书籍

书卷保存的完好,有一句话被红笔画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在这放放之前的无偿

【莲布圣诞24h|00:00】“渡过这条不知深浅的河”

下一棒: @三时静谧 

也不知道自己在画啥.jpg

第七次打卡

木偶师  (站在树枝上耸肩)我真是不明白。(舔手指上的血)谁让你来的? 

 

池上  (受伤的地方隐隐作痛,抬头看着对方)什么? 

 

木偶师  (指向池上)你啊,明明不是当鬼杀队的这块料,怎么还要去趟这趟浑水?  (跃至池上面前)你看看你,都不会用刀(左手掐住池上的下巴)是有人让你来这里送死吗? 

 

池上  (挣脱不开,皱眉)胡说八道什么……这不是别人让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 

 

木偶师 (摇头)我是看你可怜,都要被我杀了,却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听你这么说,你是自己决定加入鬼杀队的吗? 

 

池上  (不耐)是又怎么样? 

 

木偶师  (悲悯)真可怜,居然做了这么错误的选择,如果你当初没有选择加入鬼杀队,你就不会要被我杀死了(抬起右手,浮上几个木偶)如果你一开始遇到我,我就会替你选出你最好的路,像我的孩子们一样。 

【木偶唱起来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想,按照吩咐办事,您会为我们指明道路】 

 

木偶师  (听着歌谣闭上眼睛,得意地晃脑袋)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现在也不晚(睁眼,对着池上笑)让我来替你选择,让我来指引你未来的路。 

 

池上  (惊讶)啊……(恼火)你这么热衷于替他人选择?你这么渴望让别人成为你的玩具? 

 

木偶师 (嬉皮笑脸)怎么会?他们可不是我的玩具。我只是觉得他们为了一些无聊的事烦恼很久,太可笑了。(挥舞右手,木偶跟着手的起伏舞动)我会替他们选择,让他们没有那么多烦恼,我是在拯救他们离开那么嘈杂的世界!(激动)我劝你接受我的提议,(渐渐靠近池上,丝线爬上池上的四肢,压低声线)不要不识好歹。 

 

池上  你是在威胁我吗。(切断他的丝线挣脱)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人有了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想法,那才是人。哪怕为它烦恼忧虑,哪怕结果不尽如人意,那也不是别人可以指指点点的!(刀尖对准对方)你要为你不尊重他人的行为,付出代价。 

 

 

写写oc对话,是鬼灭之刃世界观的衍生oc 

设定是在对打。 

 


第五次打卡


 

《手工》 

 

太阳一点点没入地平线,用最后的光辉点亮了教室里的白炽灯。教室里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商量着夜间的吃食。 

李迷坐在座位上,从桌兜里掏出针线包摆在桌面,抽出一根线开始穿针。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做针线活,只不过细细数来也只有两三次自己缝补衣物,诚然,她的针线活很差。穿了好几次,她都没有能够把细线精准的捅进那个针眼。 

李迷有些丧气,攥着小小的线头放进嘴里抿了一下,对着桌面上的蓝布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为了圣诞节送给朋友的礼物,她也不会在晚自习的时候来对着一根线穿针花掉十几分钟。 

好吧,李迷耸了耸肩,她承认,她在这里绣花的原因确实有一部分是为了打磨没有手机的时间。 

到了上课的时间,同学们陆续在教室里坐好,吵杂的人声也安静下来。李迷终于把细线插进了针眼,正打算接着往下绣花的时候,一位同学越过中间隔着的人上来搭话: 

“你是在绣花吗。” 

李迷的手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针头插到了撑着蓝布的食指,李迷吃痛的收了收手,大拇指和食指相互搓了搓,没有感受到滑腻的液体,李迷抖抖蓝布,心中悱恻: 

还好扎的不深,没有出血。 

李迷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不擅长和人交流的她支支吾吾吐出几个字来回复同学,同学倒是自来熟,叽叽喳喳的问:“我可以看看吗?” 

李迷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大脑飞速运转:同学的要求并不过分,也许这只是一句客套话,我可以不用给他。 

李迷脑子里不停胡思乱想,已经想出几种拒绝方法,手上倒是诚实,拔出针,将布递给同学,声音极其微小:“我不会针线……我就是做的玩玩……” 

同学接过蓝布,李迷有些紧张,趴在桌子上,不断懊悔自己为什么要给她。在同学拿走布的短短几分钟里,李迷好像过了一百年一样漫长,虽然同学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夸她好厉害,李迷还是难堪的笑了笑,没有说一句话。 

好吧好吧。李迷在心里疯狂吐槽自己:我就是这种怪人,明明人家就是客套一下,过两秒就会忘,我还在意的要死的傻逼。 

李迷都不敢想象现在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闷闷低头拿起针线打算继续“其实。”一直没有说话的中间人突然张嘴,“你绣的还不错了。”李迷有些讶异地抬起头,迷茫的看着他,只见那人表情认真,可能是以为李迷没有听到,又重复了一次 

“你绣的其实还不错了。” 

李迷回过神,张了张嘴,不知所措的吐出道谢的话。李迷转回头,正对着桌上的蓝布,针脚稀疏,线头乱跳,李迷很清楚自己绣的并不好。李迷伸手把刘海拨到脸前,挡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

只是得到了肯定就快要感动哭了。李迷拍拍脸,垂下了头。

这是我老婆。

第三次打卡

门铃响了。

少年呕吐的声音盖过了门铃声,渐渐的,门铃声安静下来,少年也停止了干呕。他擦擦嘴角处残存的污渍,拾起子弹,用力拔出下水道的塞子,抬手将子弹扔了进去。

客厅的电视“啪”的一声断掉,房屋一下子陷入黑暗,只有凌厉的闪电劈开暴雨时,才有一瞬的光照进房屋。

少年费力站起身,抬起头正对上玻璃镜,镜中的面容憔悴不堪:黑青的眼窝,杂乱的头发,干瘦的脸庞,还有嘴角未擦干净的脏污。少年垂下手,雨水顺着他的手滴落在地板上,绽开一朵水花。

一朵

两朵

……

恍惚间少年似乎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幻化成一个打扮精致的少女,从镜中走了出来,柔软的手捧住自己的脸,轻柔的声音好似百灵鸟在歌唱:

来看呀,我和你不同。

 

华美的衣装,娇俏的妆容。

浓密的乌发,俊俏的脸庞。

来看呀,我和你一样。

柔若无骨的手,

仿若凝脂的皮肤。

纤细修长的腿,

好似珍珠的瞳孔。

好好看看呀,

我就是你呀。

少年大力摇头,少女的幻象消失,少年揉着眼睛再次看向镜子,镜中的景象已经变成少女向他微笑。

少年后退两步,深吸一口气,默默告诉自己这都是幻觉,胡乱脱下自己的衣物扔在地上,坐进浴缸中,拧开水龙头向浴缸中放水,蒸腾的热汽涌上少年的面孔,少年看着热汽,双眼渐渐迷离。

突然的,门铃声又开始响了起来,就像按下了什么开关,电视机又一次发出声音,播报的是一样的内容,少年惊恐的看向门外,此时他的头部仿佛被两只看不见的拳头捶打,少年痛苦的捂住头,瘫软在浴缸里又开始了呕吐。

不知持续了多久,门铃声和电视机都停了下来,少年也渐渐平静。少年勉强支撑起身子,颤巍巍拿起漂浮在水面上的子弹,慢慢攥紧拳头。

呕吐的东西还是一样,除了子弹什么都吐不出来。

少年爬出浴缸,走到电视机前,蹲下身子,拉开电视机柜的抽屉,抽屉中,静静地躺着一把造型奇异的枪。闪电划过,雷声大作,少年拿起枪,拨开弹匣,弹匣中只有一颗子弹的容量,少年迟疑了半晌,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子弹填了进去。少年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吐出的那颗子弹严丝合缝的嵌入了弹匣中。少年推上弹匣,把枪放回抽屉中,深深看了一眼,关上抽屉。

少年抖抖身上的水珠,走进卧室,卧室的地面上满是破碎的布条,少年面无表情,踩过地上的布片,来到衣柜前,打开柜门,柜子里是各种式样的洋裙,少年的面色一下铁青,正打算转身离开,太阳穴隐隐又痛了起来。少年捂着太阳穴,鬼使神差的,他又想起少女的歌谣。

不!!不是!!

头痛欲裂,少年拽出一件最华美的裙子撕裂,太阳穴处的动静逐渐平息,同一时间,室内的灯猛地打开,窗户外的暴风雨也渐渐平息。

少年被这光亮刺得睁不开眼,待他缓过神之后,客厅的电视机又打开了:

“...高中两年级女学生已经失踪3天,据同学...自杀倾向...”

门铃声乍起,一声又一声,尖锐的电子音与电视机声混杂在一起,吵得少年的头部又一次开始发痛,少年握紧拳头,一步步走向客厅。

“性别认知障碍……疑似精神压力过大……”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要冲破房门。

少年拉开抽屉,抽出枪。

“其父母强硬手段……心理疾病……就医……”

电视机里冰冷的人声念着稿子,房门外,似乎有两个中年人的呼唤声,隐约夹杂着道歉的话语。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少年的额头。

“今天发现了她的尸体。”随着电视机的话音落下,房门被破开。

枪响了。

大海中捞上一具尸体。

大雨倾盆,电视记者看着失力瘫倒在地面上的中年男女,转过身对着镜头,跟着耳麦里传来的下一句台词,挤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在此我们呼吁重视青少年的心理问题,让所有精神压力站在明面上……“

《追忆》

一位老妇人拿起手边的茶杯,静静的看着水杯正中心漂浮的茶梗,轻轻吹了一口气,趴在她膝边的孩童忍不住摇着她的膝头催促:“李奶奶,接下来呢,大小姐她还好吗?”李夫人避开话题,反而轻轻摸着孩子的头,眼中满是慈爱,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你们觉得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一个手里拿着一枝柳条的大个头小子迫不及待开口:“要是我,我肯定拿起剑和他拼了!”说完,还将手里的柳条舞得虎虎生风,学着舞台上的戏子,捏着嗓子唱,“呔!辱我家门!今日必将斩落你小儿人头!”


 


另一个捧着书的丫头见他行为粗莽,不屑的哼了一声,嗔斥道:“没头脑!要是那小姐能打赢,还会看着爹爹被杀掉吗!”说完得意的甩甩头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答案,“要是换了我,一定要先保全自己的性命,然后在商量复仇的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她皱起眉头敲敲自己的脑袋“哦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下那小子可不乐意了,办着鬼脸笑:“呸!娘们唧唧的!还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丫头猛地站起身,眼瞅着要闹起来,另一个孩子赶紧来打圆场“嘿!李奶奶,您快说说怎么回事吧,我们哪猜的出来啊。”


 


老妇人看着眼前,思绪飘到远方,在他的记忆里,那个少年剑尖对准小姐的脖颈,冰冷的剑刃一挥而下……老妇人收回思绪,轻轻说:“后来呀,小姐更名改姓,勤学苦练,终于武功大成。然后啊她找到了义兄,报了杀父之仇。”还未等她说完,孩子们就叽叽喳喳起来


 


“我就说嘛!报仇十年不晚!”


“少来!文绉绉的,不还是得靠拳脚吗!”


……


 


“可是,李奶奶,义兄干嘛要杀小姐的父亲呢。”


老妇人正要回答,门外传来农妇的呼唤声,孩子们一下子散开,一边向老妇人道别,一边冲到门外,屋内只剩下老妇人一个,屋内一下子冷清下来。老妇人呷了一口茶,又回到那个血型弥漫的一天。


 


故事的走向并无不同。


李迷想不通,明明自己只是和父亲坐在屋内聊天,怎么下一秒任行就杀了进来,灭她满门?


李迷泪眼婆娑的瞪着眼前的少年,带着哭腔开口:“任行,你为什么要这样?!”


 


那个一直被她称作“义兄”的少年斩下利刃,随着剑光落下的,还有她如墨的长发。


 


紧接着李迷后颈处传来一阵剧痛,直接昏死过去。


 


再醒来时,任行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还存活的门人抱着她大哭,


 


李迷想练功,想变得比他更强,却发现自己的经脉被废掉,一辈子和普通人无异。


李迷发了疯的寻找任行的下落,然而他的音讯如同滴入大海的一滴水,难以寻觅。

身边陪同她的门人早已放弃,纷纷议论着,这任行,莫不是死掉了?

可是她不信,那么大一个活人,能手刃一个宗门的人,就这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李迷依然在寻找,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任行依然找不到一点踪迹。

 

渐渐的,李迷也在怀疑,他是否还活着?

……

这天,到了逝去的门人们的祭日,李迷早已老去,平日里连锻炼都算不上的山门阶梯此刻如同蜀道。爬到半山坡,她的体力就告罄了,她放下背篓,对着山腰处的一处泉眼歇息。

山泉倒映出她苍老的面孔,她自嘲地摸了摸眼角新添的皱纹。年华已逝,人老珠黄,唯一不变的就是这处山泉,仍然静静的流淌。

想当初,她还常常与那所谓的义兄一同在此处嬉戏。

 

此时,一道白光晃过李迷的眼睛,刺得李迷眯起眼。睁开眼,她打量着周围,嘀咕着:“奇怪,什么东西。”寻了一圈以后,李迷的目光锁定在泉水下。不会吧?李迷咽了口唾沫,撸起衣袖,跃入水中,片刻后爬上岸,此时她怀中还抱着一柄生锈的宝剑。

就算锈迹再多,李迷也认得,这就是当年任行的配剑!

李迷看看剑,斑驳的锈迹告示着主人早已丢下它多年;李迷看看周围,一派荒凉,不像是有人来的地方。李迷愤怒地扔下宝剑:“我找了这么多年,只能找到一把剑吗?”

 

只听清脆一响,宝剑的剑鞘断裂开来,掉出一封泛黄的信封。李迷迟疑了片刻,上前拾起信封,打开看过以后,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跪坐在地。

 

一切都不是偶然。

 

李父之所以收养任行,是因为李父为了变得更强,偷学魔教武功走火入魔,失手杀了来帮助他的任行的父母。

任行之所以杀了她们李家满门,是因为李父依然练习魔教武功,又一次走火入魔,险些对自己的女儿动手。为了阻止他,任行只好下了杀手。那一次,李迷没有看到茶桌下,李父摸上佩剑的手。

 

“那之后呢……之后你去了哪里?”李迷颤抖着手翻阅着信件,心中只想知道任行的下落。

 

“只是,在与李父一战后,我亦身受重伤,在这世上苟延残喘之际,有缘人,若你能看到这封信,希望你能替我告诉那位李姑娘这些事,让她远离武林,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武林不适合她。”

 

李迷一句句看了下去,泪水划过她的脸庞,她难以抑制的大哭起来,这幽静的树林,只剩下了她的哭声,和一柄反射出幽幽光线的宝剑。

 

老妇人的面上滑过一滴泪,手中的茶盏早已变凉。




片段一——《同行》

 

 


 

人物:我——任行

     少女——李迷

 

可那又怎么样?

任行摇摇头,把过去的记忆抛到九霄云外,越过少女,在屋角堆积的箱子中翻找可用的物资。运气还不错,居然有一包面包,任行站起身,不自觉哼起了歌,抖抖下摆沾上的木屑,转身准备离开。

少女呆愣的看着任行的一举一动,在任行要离开时才跳起来,紧紧握住手中的小刀,对准任行。“别……别动!”少女抿紧下唇,脏污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瘦弱的双臂还在颤抖,“你……东西……”少女朝任行走出两步,刀尖对准任行的左胸,磕磕巴巴吐出几个字眼。

任行挑挑眉,看着少女的脸庞,晃晃手中的面包,不断打量少女和她身旁那具尸体,收回正打算离开的脚,转身面对少女,心里不断自我催眠:虽然这姑娘看着瘦弱了点,但也能在躲避追击的时候推出去吸引下那些东西的注意力,真的不是看她可怜……

想罢,任行嘴角扯出一个笑,靠近少女。少女没想到任行会主动靠近她,往后瑟缩一下,眉头皱紧,转转刀柄,想用刀尖反射的寒光震慑任行。

任行不以为然,靠近少女,轻松躲过少女刺来的刀尖,反手夺过小刀,倒逼少女到墙角,幽幽开口:“我不想伤害你,我是说,或许我们或许可以搭伴一起走。”少女感受到脖颈上冰凉的刀刃,咽了一口唾沫,“好……”

 

任行收回刀,小心收在衣服内侧,自己另寻了个避风的墙角躺下,挥挥手示意少女坐下,闭了眼调了个舒服的姿势,不一会儿,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轻微的呼吸声。

 

少女缩在墙角,意识到任行睡着以后,眨眨眼,跪在地上缓缓向任行爬去。少女试探性的伸长手,紧张得大气不敢出,试图去够任行放在身后的面包。刚抓到放面包的袋子,少女的手腕就被钳制住,少女猛地缩手,奈何钳制自己的力量太大没能缩回去。少女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瞪大双眼,耳畔边只传来自己的心跳声和热气。

噗通——噗通——

少女缓缓转过头,对上的是一张正向她袭来的血盆大口。

只听到利刃穿过肉体的声音,深红色的血液喷洒出来。

少女紧紧闭上双眼,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钳制手腕的力量也消失了,少女睁开眼睛,大脑还没缓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另一股力量带起身来,向屋外狂奔出去。

任行拖着少女的胳膊一路狂奔,寻了一处木板搭成的隐蔽躲了进去。木板外的脚步声来回反复,终于渐渐消失,任行从缝隙中向外瞄去,丧尸的影子不见踪迹,这才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将手中的刀放回怀里,后怕的摸了摸后腰处的枪,不无惋惜的嘀咕:“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

袖子被少女扯动,任行转过头看着少女,少女双手捧着面包递给任行,嘴唇开合着,踌躇着,任行狐疑地接过面包,另一只手摸上了后腰的枪。

要是她还想做什么,那这个人不要也罢。

“我叫李迷……”少女下定决心,继续说:“我为我之前不信任你的行为表达歉意,请问……你还愿意和我同行吗。”